另据欧洲媒体报道

  德国、欧盟和世界格局目前正在处于急剧变动和混沌之中。此次访华的默克尔总理,身后已经不是一个政局稳定的德国。联盟党(包括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两党)在去年10月份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州议会选举失利之后,默克尔已经辞去基民盟主席一职,宣布了德国政治逐步进入“后默克尔时代”。在右翼民粹政治力量攻城掠地的时代,与联盟党联合执政的德国社会面临选民大量流失的威胁,联合政府不能排除提前终止的可能。而在欧洲范围内,“歹戏拖棚”的英国脱欧不仅让英国进退失据,也使欧盟的政治和经济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32篇。9月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开启她的第十二次中国之行。默克尔访华的确已是“屡见不鲜”,但这不意味着她此次访华真的就没有特殊之处。

  而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但退出和推翻多种国际条约,更是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以关税为武器,企图重构与他国的经贸关系。在特朗普看来,德国不仅是在贸易上,甚至国防开支不足国内生产总值的2%也是占了美国的便宜。美国退出德国曾经大力推动的《伊朗核协议》,以及退出维持了欧洲长时间和平的《中导条约》,让德国感到了自冷战结束以来从未有过的安全威胁。再加上默克尔很难认同特朗普在很多言行中表现出来的具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色彩的价值取向,以致于在《明镜》周刊看来,曾经对于德国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即德美关系,目前已经跌落至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最低点”。

  我们很难想象,默克尔看到特朗普在贸易谈判中反复无常的态度之后,还会希望特朗普理性地对欧盟和德国的出口产品网开一面。特朗普本人从不掩饰自己对于“德国汽车遍地走”的厌恶,多次威胁要对奔驰、宝马课以重税。他在8月初与欧盟达成美国牛肉出口额度之后,声称“欧盟同意美国对进口的奔驰、宝马汽车征税25%”,不过“这只是一句玩笑话”。然而,国际观察者没有任何人觉得这是一个玩笑,而视之为特朗普脱口而出的警告。美国的经济学家已经为特朗普算过经济账和政治账,即美国无法承受与中国和欧盟同时开打贸易战的压力。所以显而易见的是,特朗普目前是投鼠忌器,因而不得不推迟向欧盟和德国挥舞关税大棒的时间表。面对美国的贸易霸凌政策与单边主义的行径,德国与中国的利益是一致的,两国必须合力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立场。

  此次访华,默克尔总理身后的德国已经告别了连续近十年的经济景气,继1960年代之后的“第二次经济奇迹”逐渐失速,2019年第二季度德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环比下降,其中工业景气持续下行。经济界和政界已经普遍担忧德国有陷入经济衰退的风险,为此呼吁政府采取适当的刺激措施。

  就在8月22日,默克尔以联邦议员的身份为德国施特拉尔松德市孔子学院成立三周年寄去了贺信。作为从联邦议院第15选区出身的议员,默克尔把选区办公室设在施特拉尔松德市。在贺信中,默克尔称赞孔子学院的语言课程和文化活动“非常受欢迎”,中医培训课程也吸引了很多人,以至于施特拉尔松德市已经有一家药房在中方的支持下引入中药。这是“中德良好合作的体现,也是高校、产业界和文化机构合作富有成效的范例”,“施特拉尔松德市孔子学院有理由为自己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和高兴”,“祝(孔子学院)在未来继续取得更多的成就!”

  默克尔的这封贺信可谓“以无声胜有声”。中德之间的密切关系是对“西方价值观共同体”——或者至少也是“欧洲价值观共同体”——的干扰,将维持欧洲共同的对华立场置之不理。默克尔作为欧盟第一大经济体的领导人访问德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中国,默克尔长期以来所体现的务实、抓主线的对华政策,又服务于德国国内政治的需要。同时也是犯了“政治幼稚病”。默克尔拒绝了此次访华代表团向非德国企业——包括法国的企业——开放的建议,既符合两国合作的传统逻辑,熟悉西方以及德国对华话语的人都知道,但是默克尔作为现今发达国家中执政时间最长的领导人,虽然这一次喧嚣较平时高了数个分贝。既属于外交活动。

  许多在新斯文教育学习过的青少年,他们的综合能力得到了增强,在学校中的成绩迅速提升,成效相当显著。既然品牌优势如此明显,那么将之用于创业显得再好不过了,对此,文章将以新斯文教育怎么样为题,展开相关论述,为想开店的朋友提供必要的创业主张。

  却并不是某些戴着意识形态有色眼镜的人以及欧洲和美国的所谓“大西洋主义者”所乐见的。“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网站就在8月31日发文质疑:“德国是不是对中国太软了?”默克尔心中只有中德之间的经贸关系以及德国的利益。以出口为导向的德国经济更是如此。已经用她擅长的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促进互惠而基本平衡的经贸关系,默克尔此行将由一个“高规格”的德国经济代表团陪同也为此次访华以中德经贸关系为重点做了背书。对以孔子学院为代表的中国文化机构进行攻击和关闭等诸种举动相比,文章据所谓内线的消息称,由此我们不妨对默克尔的第十二次访华做一个预测:中德关系的未来可期。又不乏为德国经济发展未雨绸缪的考量;在这一背景下,这种时不时就会发作一下的“中国焦虑症”典型体现了西方社会对于意识形态偏见的抱守残缺,以及对于中国崛起的难以适应,而德国应该利用手中的杠杆提高向中国的要价。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专家甚至建议“到了质疑德国对华合作议程的时候了”,“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想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中国?”经济乃是任何国家内政的重中之重,与美国正在出于政治动机对来自中国的学生、学者进行监控,在他们看来,

  按照德国总理府公布的默克尔行程安排,她在9月6日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会谈重点将是双边关系、经济政策和国际事务,并将参加中德经济咨询委员会会议和中德对话论坛。同日,默克尔还计划前往德国采埃孚(ZF)集团旗下采埃孚传动系统(北京)有限公司,参观包括风能技术、地铁传动系统和轮胎测试台生产等业务。7日,默克尔将在武汉参观世界100强汽车零配件供应商之一的德国伟巴斯特汽车零配件有限公司。通过这种日程的安排,默克尔政府表达了对于气候政策、绿色交通和汽车工业的重点关注。在气候政策逐渐成为国际政治议题、环保的交通技术逐渐对德国的传统工业提出挑战的背景下,默克尔在中国参观德国投资企业的相关技术,既是为德国的工业优势助威,也肯定了中德工业合作能够顺应时代发展的需求。这种思路应该是中德双方的经贸合作努力深耕的方向。

  2019年9月5日至7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将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她自2005年11月22日出任德国总理以来第12次访华。从第一次访华开始,默克尔在访问中国首都北京之外,总是同时走访中国的另外一座城市,此间足迹已经北抵沈阳、南达深圳,多次深入中国内地,她也因此获得了“最了解中国的西方发达国家领导人”的头衔。默克尔访华的确“屡见不鲜”,但这不意味着她此次访华真的就没有“特殊”之处。

  在这个意义上,默克尔访华也就具有了强烈的象征意义,世界第四大和第二大经济体更加紧密的合作,可以为这个动荡的世界增添难得的延续性、稳定性和可预见性。另据欧洲媒体报道,默克尔计划在明年德国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时候召开“欧盟-中国峰会”,邀请欧盟、欧盟各成员国和中国领导人与会。这将是中德、中欧为构建和巩固多边主义的国际秩序的又一重大举措。